从一无所有到无所不有(一)

2020-06-17 376人围观 ,发现65个评论
从一无所有到无所不有(一)

3D列印技术在台湾掀起旋风,成为许多设计师创造作品的方式,英国《经济学人》(The Economist)甚至认为它「即将引爆第三次工业革命」,是製造业的大未来。然而,3D列印在美国早已被广泛运用,纪录片《设计与思考》(Design & Thinking)製作人杨育修这样形容:「它当然重要,不过说它将取代传统製造业,却又太绝对了,不会那幺简单。」如果你正期待3D列印的影响力,不妨试着先观察,是怎幺样的思考方法与环境,促使3D列印技术的运用?

2012年,一部由四个台湾人拍摄的《设计与思考》纪录片,让「设计思考」在台湾被普遍认识。2014年5月,即将完成的第二部纪录片《Maker》,如今正在Kickstarter上募资,记录美国正盛的「maker movement」(自造者运动)。「自造者」(maker)将「设计思考」(design thinking)的创意,经过科技的帮助,实际动手製作出来。这一场影响甚巨的风潮,正在台湾萌芽。《Maker》製作人杨育修、导演蔡牧民、创意总监赖佩芸从零开始,发想这二部纪录片的过程,正是「自造者运动」的一场实践。

你我都是自造者 小量生产 却能打造世界

人人都是设计师,人人也可以是自造者。小时候对涂鸦、对拼图、对乐高的热衷,现在对编织、对下厨、对组装的热情,正是DIY文化的延伸。作为「自造者」,可以创意生产属于自己的东西。与传统製造不同的是,不需要大量生产,却可以打造这个世界。

导演蔡牧民回想当初剪接《设计与思考》时,电脑旁贴了张遥控汽车模型的组装图,「我在组《设计与思考》,同时也组了这台实体的遥控车。从把每一个螺丝栓上,到最后车子动起来,真的像你给了它生命。」在这个数位时代,透过网路和社群就能完成一部电影,如今尝试动手创造,他发现实体自造不同的价值。

《长尾理论》(The Long Tail)作者克里斯‧安德森(Chris Anderson),在《自造者时代──启动人人製造的第三次工业革命》(Makers: The New Industrial Revolution)一书中谈道,「自造者运动」是将软体世界的思维,应用在硬体上所产生的改变。不像软体世界,版本可以不断修正,硬体世界要进行频繁的更新非常困难。过去十年的发展,在于如何在网路上创造发明与合作;未来十年是自造者时代,将网路所学,运用在现实世界,自造者运动将无时不刻在生活中发生。

想到就去尝试 如爵士乐即兴演奏

怎幺重组硬体,怎幺随时变化,只要想到就去尝试。同时是台湾创意设计中心研究员的杨育修,在旧金山驻地五年,对一位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印象深刻。这个高材生因为想吃没有冰晶的冰淇淋,不断尝试製作,终于成功,就在旧金山公园卖起自己创造的产品。不满现状、做出假设、再去解决,成就了他的创意。

四、五年前,几个旧金山人因为喜欢亚洲的夜市文化,希望在当地也有,于是他们製造餐车,开始卖中国食物、日本食物,一年后竟有将近百辆。这些餐车在空旷的地方固定时间聚集,用twitter做宣传,影响力无远弗届。杨育修说:「餐车风潮非常具有『自造者』精神,软性的人群聚集,和实体的餐车打造,都能很自然地完成。」

杨育修举了个有趣的例子,在第三世界国家,没办法负担投入几百亿预算研发,一台动辄上千美金的美国GE品牌冰箱,怎幺自己创造,满足需求?有个印度农夫用二块美金製造出一个冰箱,解决保持温度的问题,一样有冰啤酒可以喝。「现代的研发系统投注很多资源,却时常和我们的生活没有关係。」

《Maker》预告片中甚至出现自造的卫星,「我无法想像就这几个人可以做出一颗卫星,还告诉我下礼拜就要去日本把卫星发送上去!」杨育修语气中充满惊喜。同样身为自造者,一样从不设限、从不规範,就像在演奏中不断即兴改写的爵士乐,找寻各式各样的可能,可说是当代的自造者同有的胸怀和处事方式。

市中心的大型车库 打造梦想的DIY空间

思考活跃是《Maker》团队给人的感觉,「这两次开拍,都不敢说做了百分百的準备,非常多对这个议题的学习,都在访谈和製作过程中建立。」执导《Maker》的蔡牧民谈道:「我们走访Kickstarter、Indiegogo这种募资平台工作室,访问汽车业Local Motors等工厂,和一些了解自造者运动的评论者,才让整个轮廓越来越鲜明。」真正走到这些美国自造者的身边,走进他们的车库,看见他们怎幺生活,分享充满创意的思考,是真正了解自造者的开始。

2006年在美国创立的「Techshop」,被视为是新兴的DIY圣地,一个打造梦想的地方。「Techshop」的经营概念如健身房,是一种会员式的工作坊,自造者们可以共用金工、木工、雷射雕刻或3D列印机等生产设备进行製造,不需要投入很大的资本把器材买回家。「你能想像一个实习工厂就盖在旧金山市中心吗?」杨育修笑着说。

有人说美国每个家庭都有车库,才会出现那幺多「自造者」。那幺在台湾,这样的自造空间(makerspace)会不会蓬勃发展?杨育修同样认为,没有甚幺事不可能,「如果假设每个人家里都有车库,他怎幺会去Techshop,但事实是Techshop成立了,而且位在闹区,很多人都去。所以我想在台湾也可以运作,太多人想做东西却连车库都没有。」确实,台湾提供动手自造的「创客空间」,如Openlab Taipei、FabCafe Taipei等,已经越来越多。

不容错过